手机版 欢迎访问福缘网赚博客网站:一个网赚平台,多个网赚项目,福缘网赚论坛交流互联网赚钱。

当前位置: 主页 > 网赚项目

网赚项目-喊了一两年完全免费的网络文学,那时又已经开始要收你钱了

时间:2022-08-02 00:05|来源:147采集|作者:147小编|点击:

原副标题:喊了一两年完全免费的网络文学,那时又已经开始要收你钱了

编辑编者按:在线写作的迅速发展,更促进了网络文学的发展,完全免费网络文学也转变了盈利商业模式,已经开始向读者收费了。对此,本文作者发表了自己的看法,钟爱的爸爸妈妈一起来看看吧。

喊了一两年完全免费的网络文学,那时又已经开始收你钱了。

外界对于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盈利商业模式的质疑不是更何况了,现如今,曾幼体出完全免费网络文学头部商品蕃茄短篇小说的二进制颤动(简称二进制),已经开始对这一问题有了捷伊回答。

之所以给Sitapur标点符号,是因为二进制给出的答案虽说是一条路子——订阅。

在此之前,二进制颤动新推出了三款立足于订阅短篇小说的应用应用领域风化层短篇小说和土表短篇小说。而事实上,自2021年下半年至今,二进制已经幼体了不下三款订阅短篇小说商品,其中还包括了抖文短篇小说、常读短篇小说、饭余短篇小说、清风短篇小说、久读短篇小说、常看短篇小说和翠果短篇小说等。

从概要看,这些订阅网络文学应用应用领域提供更多的服务略有不同。以抖文短篇小说为例,其首波映像高效率无电视广告的短篇小说,写作一部短篇小说的下一段落需支付很大的书币,与此同时提供更多P43EI245SJ看电视功能,方便使用者在月度范围内以更便宜的价格看电视;此外据介绍,抖文短篇小说主要围绕男生和男生电视频道进行产品种类划分,与此同时包含言情、历史、玄幻和都市型等细分题材。

图源:Tech地球

二进制显然指望通过赛狗,在订阅网络文学应用领域达马藏县一款能和掌阅并驾齐驱的商品。

尽管这一行为看上去和它在此之前努力的方向相矛盾——往后两年多来,二进制占领网络文学市场亮出的幌子一直是完全免费。2019年11月,发端于今日头条新闻旗下短篇小说电视频道的蕃茄短篇小说正式上架独立运营。

虽然不是最早的改投者,蕃茄短篇小说却倚靠完全免费商业模式和二进制颤动的网络流量,不到一年时间完成了内容储备和使用者剧增,服务器端数据显示在2020年它以6162万的月活使用者规模,夺下了国内完全免费短篇小说市场的独霸。

一家已经在完全免费应用领域做出很大成绩的公司,现如今却转向琢磨起了对手擅长的、且已被验证过的订阅生意,这不免又让人怀疑起完全免费网络平台喊了好一两年的商业模式创新,究竟是不是还能持续下去。

一、曾经自信的完全免费网络文学

2018年,完全免费网络文学陨落。不同于往后订阅网络平台主要倚靠使用者为作品订阅的盈利商业模式,完全免费网络文学最初的逻辑是基于电视广告进行网络流量增值——使用者可以在这些网络平台完全免费写作短篇小说,代价是必须忍受很大数量和时数的电视广告。

这很容易让人回想起多年前那个盗版横行的蛮荒时代。因为看起来,网络文学盗版网站倚靠电视广告的增值方式和那时的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网络平台没有什么不同,区别大概仅仅在于版权来源的合法性。

盗版曾是困扰网络文学行业数年的一大顽疾,在这样的境况下,读者不用为作品花钱,作者亦得不到应有的尊重。与此同理,完全免费网络文学在诞生之初实际就并不为许多人所看好。当时曾有读者评论,完全免费网络平台就像是把盗版网站做成了App,一样多的电视广告,一样水的内容,靠打擦边球和完全免费来吸引读者。也有媒体直接以类似网络文学订阅努力了20年,完全免费一招回到解放前的句式作为副标题。

尽管如此,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的提倡者们本身对这一商业模式却并没有太多怀疑。

一位供职于某头部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网络平台的从业者这样向品玩解释完全免费商业模式的创新之处,虽然之前也有人做过类似的探索,但只限于尝试,其实都没有很深入地打透这一商业模式……这中间最大的问题是增值能力,因为网络文学网络平台的版权和使用者运营等各方面成本很高,如果一家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增值引擎不强,它的单客经济模型就很难跑平,商业就很大做不持续。

也要看时机和整个团队的执行力。他接着说。很大程度上,他所在的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自信更多来自在网络流量增长方面的经验和当时依然存在着的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网络流量红利,能够让其短期内迅速积累大批使用者,且足以覆盖掉各种成本。

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的提倡者们,也几乎都坚定地认为自己是在做一件造福网络文学行业的事情。

根据报道,蕃茄短篇小说的一位高管曾在内部说,蕃茄短篇小说要教育网络文学行业。米读短篇小说CEO杨骥也曾在接受品玩的采访时表示,完全免费网络文学在做的其实是一件扩大源头的事情:

很多使用者会因为订阅的门槛而选择不去读一部短篇小说,这个其实对网络文学本身的发展未必是一件好事,因为一个作者创作的内容可能只会被一小部分有订阅能力和意愿的使用者欣赏到……我们最已经开始做米读的逻辑,是希望把源头打开,找到更多对网络文学钟爱的使用者,让他们不需要再考虑订阅大门槛的问题,进而转化成一个网络文学的持续爱好者,这对行业的长期发展肯定是一件好事。

单纯从商业增值的角度来讲,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的逻辑似乎没什么问题,这一商业模式也确实在短时间内让完全免费网络平台迅速在网络文学市场占领了一席之地,甚至能和有着20多年历史的订阅网络平台并驾齐驱。

根据QuestMobile,至2020年12月,完全免费网络文学App行业月活使用者规模1.44亿,较上年同期的1.18亿增长22%;订阅网络文学App的状况则正好相反,行业月活跃使用者从2019年12月的2.54亿,下滑到2.19亿,降幅13.7%。此外,在整个网络文学行业月活Top10排行榜中,至2021年12月,排名前两位的都是完全免费网络平台。

图源:QuestMobile

完全免费网络文学冲击订阅网络文学的另一个典型注脚则是,在2020年间接导致掌阅创始人团队的退出,以及使腾讯亲自下场已经开始探索完全免费商业模式。

按照完全免费网络平台们的想法,完全免费网络文学应该是一种类似滚雪球一样的使用者成长体系。有从业者告诉品玩,理想状态下,完全免费网络平台使用者量级有稳定提升的与此同时,如果使用者留存做得足够好,品牌传播效应逐渐形成,网络平台就能够有稳定且持续的日活和使用者时数。在此基础上,只要电视广告填充和多样性足够大的话,增值商业模式就有了稳定的根基。

这听上去是一套完全能够自洽的逻辑,只是在实际的执行中,一直萦绕在完全免费网络平台头上的问题至今仍未解决,而捷伊问题又接踵而至。

二、走回路子?

完全免费网络文学一直没有解决好的,是作品质量的问题。

一个事实是,大多数的头部作者或是对作品本身有要求的作者,对完全免费网络文学都持反对态度。据品玩观察,完全免费网络平台们至今也没有能够拿出足够的条件(不论是收入分成还是创作氛围)来吸引头部作者。

一位十年老书虫这样表示,那时真正好看和紧跟潮流的短篇小说基本都在订阅网络平台,完全免费网络平台则充斥着五到十年前流行的小白文,真的是辣眼睛,作品质量和订阅网络平台相比有指数级的差距,比如,起点排行榜的前200都挺好看,前1000也有很多有亮点的作品,但是其他网站也就在前10里面翻一翻有没有合口味的。比如我最近最喜欢的极道流、第四天灾流,其他短篇小说网站根本没有,基本都是面孔化、工业化的热血小白文。

这些根本上还是由完全免费和订阅网络平台各自选择的盈利商业模式决定的——两者的区别就在于,究竟做的是网络流量的生意还是内容的生意。

尽管完全免费网络平台都声称自己是一家内容公司,完全免费的商业模式又使其注定必须倚靠网络流量增值(至少那时看来如此)。完全免费商业模式下,读者不需要为作品订阅,作者的收入会非常依赖使用者的点击和写作时数,这决定了他们能从电视广告商那里分到多少收入;而网络平台为了将利益最大化,也会更依赖算法推荐。换句话说,在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网络平台,写得好不好不重要,被更多人看到才最重要。

这就造成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当作品本身没有了价值,作者的上升通道也将不复存在。

不仅如此,完全免费网络平台从电视广告主那里赚钱,等于是羊毛出在猪身上,这让作者无法清晰地得知自己的收益。去年年初,蕃茄短篇小说曾被爆出暗改分成比例,被认为是借改版之机侵吞稿费,这其实就暴露出完全免费商业模式下电视广告转化的不透明,作者无法确认一部短篇小说有多少电视广告打开率,实际非常被动。

这些和订阅网络平台多年来养成的读者用脚投票的传统形成了鲜明对比。订阅制度下,读者愿不愿意订阅完全由作品质量决定,一部短篇小说有多少订写作者能很容易明晰地呈那时作者面前。且作者和读者更多是相互选择的结果,在与读者互动的过程中,作者也能根据反馈不断调整作品锻炼自己。这样良性循环也更容易打磨出一位大神作者。

说到底,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作品质量上不来,结果就是没法对新读者形成持续吸引力,所谓的使用者留存就做不好。

不过对完全免费网络平台来说,更致命的问题也许还在于,内容没做起来,使用者也增长不动了。

品玩了解到,投放(买量)和版权是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网络平台最大的两项开支,而前者尤其关系到网络平台早期的使用者增长。据报道,完全免费网络文学买量最疯狂的时候是从2019年3月已经开始的,光是二进制系,短篇小说产品种类投放的单日消耗就在1000万以上。然而在一年前,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投放转化效果事实上已经呈现出了疲软,分析称,2020年已经开始,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的买量已趋于平衡,原因是许多短视频网络平台(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的主要投放渠道)的大部分潜在使用者已经被转化,加上完全免费网络文学电视广告素材同质化严重,使用者转化率因此变低。

投放转化效果变差最直接反映的结果,就是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使用者规模增速变慢了。根据QuestMobile,2021年12月,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活跃使用者规模为1.52亿,较2020年同期增速27.3%,而2020年12月较2019年同期增速却有47.1%。不仅如此,完全免费网络平台的月人均使用时数增速也在放缓,2019至2021年三年间,月人均使用时数分别为39.5分钟、68.3分钟和86.3分钟。

图源:QuestMobile

所有这些都意味着,一切又回到了起点。

和流媒体、在线音乐一样,也许网络文学也要趁早认清一个现实,这不是一个能规模化的曾经被资本催肥而想象出来的大生意,但只要认真把高效率的作者和依然没有失望离开的读者服务好,它也不会是个做不下去的差生意。

希望这不是又一次无意义的盈利商业模式循环的已经开始。

作者:李禾子

来源公众号:品玩(ID:pinwancool);有品好玩的科技,一切与你有关。

本文由 @品玩 原创发布于人人都是商品经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题图来自 Unsplash,基于CC0协议。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